南方网> 房产>今日焦点

宋卫平的局:失去的话语权和尴尬的高周转

2018-08-24 07:04 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“产品做成这样,你可以去跳楼了!”

  以后的绿城,你可能再也见不到老宋把报告手册砸向区域总,如此大发雷霆。

  在“去宋卫平化”的争执里,老对手滨江集团率先发布半年报,关于“绿城归入央企后,滨江要当仁不让地努力成为杭州楼市一哥”再度被提及。虽然中交已经强势影响着绿城的发展定位,但现在的绿城,一定不是宋卫平想看到的样子。

  “我自己去宋卫平化就好”

  宋卫平之于绿城,无异于王石之于万科。曾有一线房企品牌总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直言,我认为行业里品牌工作做得最好的企业是万科,一提万科,大家就想到王石,这是品牌外化的最佳表征。其次是绿城,宋卫平就是绿城的精神图腾,所以不论“去宋卫平化”的结果如何,对绿城来说都影响巨大。

  杭大历史系毕业的宋卫平曾说,购买并拥有住房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想,是对个人尊严缺失进行的一种自我补偿。

  宋卫平的个人IP,是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,从小孩到老头都知道的那个胖乎乎、头发有些花白、总是笑眯眯的中年男子;也是一位对于造好房子近乎偏执的理想主义者,有着对产品线和业务令人惊讶的熟稔。

  半个月前的那场媒体沟通会,很可能是宋卫平最后一次代表绿城正式出镜。彼时老宋再次亮出了招牌式闭眼演讲——以45度角仰头向上,完全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强大现实扭曲力场里:“不要人家去宋卫平化,我自己去宋卫平化就好了。这是一件好事,不在于去谁,而在于把这个企业发展得更稳健、更好,这是重要的。”

  杭州一家本土房企的负责人一直视宋卫平为偶像,尽管中交入主和人事动荡早已昭告天下,但当宋卫平真正出现在媒体沟通会上时,这种极具告别意味的仪式感仍让他感慨万分:“毕竟不姓宋了,再也看不到当年星桥紫桂公寓那种老宋来巡视工地,看到一块景观石觉得不对就直接砸了重新来过的场景了,真诚、善意、精致、完美可能都慢慢地没了。”

  去年夏天,有媒体想将行业功勋人物奖颁于宋卫平,但最终不了了之,原因是“宋总可能不喜欢这些名衔”。

  当万科“去王石化”的时候,很多人担心万科的命运,而今天万科依然在。现在绿城“去宋卫平化”,无论如何,这一天终会来到。

  被质疑的中交

  2015年,中交入主之时,老绿城人应国永、曹舟南曾正式辞任,中交委派5位执行总经理进驻绿城。2015年7月,中交在绿城董事会的席位由2席扩展至4席。同年6月,回归绿城的曹舟南取代寿柏年,担任绿城中国行政总裁一职,并成为执行董事。彼时,绿城中国执行董事6人,宋卫平、寿柏年、曹舟南3名来自老绿城;孙国强、朱碧新、李青岸3名来自中交。

  但如今,绿城执行董事分别是宋卫平、刘文生、张亚东、李青岸、李永前和李骏。其中,刘文生、张亚东、李青岸和李永前均有着中交背景,老绿城人只剩下宋卫平和李骏。

  中交地产近年离职高管统计(源自wind资讯)

  早在5月底时,履职不到两年的中交地产总裁杨剑平离职,市场猜测,核心原因可能是没有完成对绿城的重组。

  杨剑平曾透露,中交的目标是央企前三,作为上市公司,业绩很关键。中国交建副总裁宋海良也曾要求,中交应该与其地位匹配,房地产业务要做到央企前三甚至前两名,要对标中海和保利。两位高管口径一致。

  然而从去年的排行看,第三名(前两名为中海和保利)的华润销售额就已经达到1300亿元,刚刚发布的半年报数据则是943亿元。中交有多少?去年的数据是217亿元,想要有大的飞跃,只能靠绿城这项优质资产。

  “绿城是一家在调控大浪中摔过跟头的房企,因此对风险控制要求很高,比较谨慎,不独揽高价地,注重输出绿城豪宅的品牌形象,引入合作者共同开发,降低资金压力,以实现摊薄风险和稳定发展的目的。在许多杭州人眼里,绿城就是高价高质的代名词。”有行业研究员如此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但目前绿城的最大问题是,在实质上的‘去宋卫平化’之后,以及对项目的严控成本后,中交主导下的绿城,产品力和品质会不会受到影响?”

  不论承认与否,中交在绿城,已经掌握了话语权。

  尴尬的高周转

  从业绩预告看,今年上半年,中交地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亿元,尽管实现扭亏,但这一数字在去年底为-1063万元。而绿城上半年累计取得合同销售面积约399万平方米,销售金额约754亿元,同比增长27%(含代建)。

  另一方面,8月21日,绿城在杭州的老对手滨江集团已率先公告,上半年,滨江集团实现销售额405.5亿元,同比增长81%;实现营业收入95.5亿元,同比增长92.3%。而此前滨江集团董事长早已喊话,在绿城归入央企后,滨江要当仁不让地努力成为杭州楼市“一哥”,目标是在杭州做到品牌第一、规模第一、销售第一。

  这也许让中交感到了巨大压力,再这样下去,央企前三愈加遥遥无期。

  就在7月,绿城也抛出了高周转的口号,要求全面加速资金回笼,“倾尽一切努力”获得受限价政策影响项目的预售许可证。不同于碧桂园此前的“24小时出图”,绿城喊出高周转后却未见细则。

  而就在绿城刚刚以碧桂园为楷模,准备进击高周转之路时,碧桂园遭遇了重大打击,其引以为傲的高周转开始降速。

  “我们其实有些迷茫,因为高周转的方向性文件发布之后,却没有具体的实施细则。”绿城某项目负责人如此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宋总几乎已经不再干涉绿城的具体项目事务。”

  而早在“融绿之争”的2014年,宋卫平曾直言把绿城卖给融创是错误的决定。他给出的原因是,不喜欢融创董事会要求的高周转。但是,后来宋卫平主动引入的中交,却恰恰是对高周转需求极强的企业。

  有一种说法,“绿营早就转战到蓝营了(蓝城集团,为宋卫平一手创建),老宋的弟子们都去蓝营了”。

  不过,杭州亚运村可能是宋卫平在绿城最后一个未了的心愿。在打败了中海、保利、滨江,以及融创、恒大等一波名企后,绿城与万科、华润共同承下了这一重担,并负责运动员村和媒体村的建设,这给足了数度为绿城竞标站台的宋卫平面子。

  “绿城一定要把杭州亚运村做成人类有文明史以来最好的亚运村”,言犹在耳,但结局已无法预料。

  虽然中交已经强势主导着绿城的发展定位,但宋卫平本人的影响力仍然无处不在,在关键时刻,这可以是一种高信用背书,甚至是施压。

  理想,是一个带点情怀的东西。对这位理想主义商人来说,现在的绿城,一定不是他想看到的样子。

  毕竟,现金为王,并不是每一场危机都有白武士的救赎。每经记者 陈梦妤 每经编辑 林菁晶

编辑: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